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四百六十一章 我不信

作者:荊柯守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一秒記住【愛看小說網www.mrmkyn.icu】,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聽到蘭草的話,新平公主縱早就知母妃跟父皇都不支持自己與蘇子籍好,可還是忍不住怒意,將筆一放,冷冷盯著面前女官。

    “也是,能讓你這奴婢跑來我面前大放厥詞,怕的確有人給你撐腰,才能讓你如此大膽!”

    新平公主雖被寵壞了,但她還沒有嚴厲懲罰過人,這時,竟然生出了幾分杖斃此女的念頭。

    看著她的目光,蘭草立刻跪伏在地,沒有說話,不敢直視新平公主憤怒冰冷的目光,等著看她怒火稍熄,才取出一張文書,高高舉過遞給新平公主。

    這是何物?

    哪怕她立刻跪下,還這樣謙卑捧著文書遞給自己,新平公主的怒意也沒有全消,冷冷盯著看了片刻,到底還是面帶不屑將文書接了過來。

    入手的感覺有點不對,新平公主雖只是公主,但公主府也有一些官吏服侍,對此她清楚,不同衙門的文書紙張其實也有著一些區別。

    這紙,像是宗人府之類貴族官員多的衙門用。

    宮中母妃也用好紙,但一般都是用帶著淡淡香氣的紙,與這又有不同。

    等展開看了里面,只看了一眼,就變了色。

    這竟是從宗人府抄錄的草稿?

    上面的人,竟然不是別人,恰是自己剛剛心心念念的蘇子籍?

    “不,我不信!”新平公主小臉頓時失色,一下變的煞白,直接將文書扔回女官蘭草的身上,倒退兩步,連連搖頭。

    “你和母妃,以及父皇,一起合起伙來騙我,是不是?”

    “蘇子籍竟會是太子哥哥的兒子?不!這事太荒謬了,我不信!怎么可能有這種事?”

    本就因禁足期間消瘦了一圈的俏臉,此刻連紅唇都失了血色,她連連后退,直接退到了窗,退無可退。

    巨大的荒謬的感覺,讓她整個人都懵了,茫然與憤怒同時浮現。

    “公主,此事是真,奴婢奉命來告訴您這事,也是娘娘擔心您,怕您到時從外人口中得知了此事,受到打擊更大,提前送了消息過來。”

    “您乃是金枝玉葉,又生得這般好,仙子一般,這天上地下,有哪個深閨少女能比得過您?這天下的優秀男人,可以由著您盡情挑選!”

    “您又何必非要在意一個認識不久,見面也沒有幾次的人?再者您與那人有血緣關系,怎么就知道,您對他不是親情?”

    “閉嘴!”

    女官的安慰,非但沒有勸說新平公主,反激怒了她。

    是,宮里宮外,所有未嫁的少女,哪個有她出身尊貴,哪有她容貌出色?

    可有著這些的她,卻偏偏沒辦法得到一個想得到的人!

    這簡直就是上天對她最大的惡意與嘲諷,新平公主連個能罵的人都沒有,因這件事還真是天意弄人!

    阻擋她的不是父皇的反對,不是蘇子籍無情,更不是自己,而是姑侄根本就不能在一起!

    “不,我不信!”

    雖突然之間明白,為什么自己親近蘇子籍,一向寵愛自己的父皇會大怒,呵斥禁足,還遷怒母妃。

    但新平還是一把推開面前女官,直接就從小樓里跑了出去。

    “公主,公主!”女官被她一推,直接跌摔在地,看著一陣香風刮過,小樓里就只剩下了自己,頓時惶恐不安掙扎爬了起來。

    “不,我要去看看,我要去看看!”雖無法在此刻見到蘇子籍本人,可突然得到這樣一個荒謬消息的新平公主,也根本沒辦法安心待在公主府,她踉蹌跑遠,嘴里念念有詞。

    外面守著的侍女,見她這樣,都是驚愕,也匆忙追了上去。

    但新平公主跑得極快,又直奔著牛車停著的地方去,等蘭草爬起來追了上去,正好看到一輛牛車朝著外面極快行了出去。

    而這時天空,絲絲細雨,正往下落著,地面早就被雨水侵濕了。

    一想到新平公主冒雨跑了這么遠,又乘坐牛車出去,不知道去了哪里,蘭草就不由咬唇,連忙呵斥。

    “你快跟上,看看公主去了哪里,保護公主,不得有任何意外。”

    “還有,你發什么呆,立刻回宮,去向吳妃娘娘稟報此事。”

    她不由惶恐,以新平公主對蘇子籍的在乎程度,怕要出亂子。

    秋雨微涼,上牛車前淋了一些雨的新平公主,此時已隨牛車離開了公主府所在的街,朝著外面行去。

    車夫正在放慢速度,之前他正清理牛車,被突然出現的新平公主直接命令帶著她出府,當時公主的那個神情,讓車夫也有些害怕,擔心是出了大事,只能讓公主上車,直接揚起鞭子就向外沖。

    可都沖出這條街了,前面就是岔路口,到底是進宮,還是去哪里,公主也沒給后續的指示,車夫只能慢慢將牛車速度放慢,再次問了一遍。

    “公主,您打算去何處?”

    牛車的新平公主,根本就沒將這句話聽入耳朵,她正用手環抱著雙膝,整個人縮在牛車車廂里顫抖著。

    京城雖大,她又貴天子之女,可如今卻讓她有了一種無處可容的感覺。

    牛車的頂上,有細微的雨聲淋了的聲音,雨絲雖只是微涼,卻讓她覺得,自己整個身體都已冷透了。

    將臉埋在腿上,那種突然發現造化弄人的無力感,讓她覺得曾經肆意張揚的新平公主,就是一場笑話。

    “過去的我果然自以為是,以為自己是公主,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現在才知道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本以為蘇子籍與辯玄不同,哪怕有童養媳,也能屬于我,結果是一場夢。”

    “如今,夢又要醒了嗎?”

    可跟辯玄時的那種淡淡好感不同,這一次她真的好難受。

    “公主,您要去哪里?前面就到岔路口了。”這時車夫第三次小心翼翼問,大概已經看出公主這次出來,怕是情況不太對了。

    可作一個公主府的車夫,他也不敢帶著公主回去,只能盼著公主千萬不要給出城之類的命令。

    新平公主這次倒聽到了,她有些無神的眸子又慢慢重新恢復了神采,只是亮光卻如野火,看著有些令人心驚。

    “去哪里?去桃花巷,蘇狀元的府邸!”她冰冷冷的說著。手機用戶請瀏覽m.akxs6.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來自愛看小說網。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电玩捕鱼破解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