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二百九十九章 劇本送審和去好萊塢(萬更!)

作者:奈何笑忘川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一秒記住【愛看小說網www.mrmkyn.icu】,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為什么?

    為什么明明應該是吉良吉影被淘汰,可最后被淘汰的確是四個人?!

    趙秋梅沒搞明白。

    但她知道,現在形勢逆轉了,自己反倒是成了孤家寡人。

    對方有三人,自己這邊就算加上張曦兮也只有兩個人。

    但無所謂了,反正也不重要。

    自己已經拿到鑰匙,晚上就算自己被投票淘汰也無所謂。

    反正宣布投票淘汰是在明天,而她今晚就可以拿著鑰匙越獄。

    她今天一直在防備,防備對方刻意找麻煩的事情。

    但今天風平浪靜,大家有說有笑地擺放著骨牌。

    晚上,趙秋梅早已按捺不住自己心中的喜悅,第一時間就去越獄。

    結果.....她發現自己的鑰匙打不開門!

    第二天,趙秋梅被淘汰。

    現在就只剩下四個人了。

    方別、蘇沐凜、劉芒、張曦兮。

    大家也相安無事的一起擺骨牌。

    但其中,早已有人有了不同的想法。

    這個人......就是劉芒!

    他早就找到了鑰匙,但他并不急著離開。

    身為劫匪,什么同伴情誼都只是開玩笑的罷了。

    有了那一億兩千萬,他改天換面之后做什么不行?

    何必再聽蘇沐凜的話?

    但他又不想讓方別死的太痛快。

    所以......他打算等骨牌即將擺完,大家馬上就要通關的時候......再越獄!

    這樣他就能看到方別還有過去老大蘇沐凜絕望的樣子了!

    于是在骨牌即將擺完的前夜,他推倒了所有骨牌,然后就在中央廣場靜靜等待著第二天的到來!

    到了明天,他會直接亮明身份表示自己已經拿到了鑰匙!

    這樣即使晚上他們要淘汰自己也沒用!

    那時候他已經大搖大擺拿著鑰匙越獄了!

    他一直期待著,期待著天亮之后如果盡情羞辱方別!

    終于,天亮了......

    但沒有人來中央廣場。

    【主辦方:游戲結束,越獄者:方別、蘇沐凜、張曦兮】

    怎么可能!

    被淘汰的劉芒傻了。

    然后,他滿懷著一腔怨恨以及滿腦子的懵逼,就此消散于人世間。

    最后,就是大結局的講解時間了。

    原來,昨晚那四個人被淘汰都是因為方別。

    在對方投下吉良吉影淘汰票之后,方別找上了他們。

    他表示自己已經找到了鑰匙。

    哪怕對方想淘汰他也沒用。

    當晚他就能越獄。

    但沒辦法,方別終究還是個心地善良的人。

    所以他當著主辦方的面立下字據,表示愿意放棄復活的機會來換取他們被淘汰卻不會被抹除的命運。

    同時他還會把自己那一億兩千萬送給他們三個用來償還每個人四千萬的債務。

    這樣一來,他們雖然沒有額外獎金,但同樣可以得到重回人間的機會。

    三個人被他說服了。

    所以一人給了方別一拳,然后因為使用暴力被淘汰出局。

    實際上,在一開始,方別就拿到了鑰匙。

    但他并沒有打算獨自越獄。

    他還是想大家一起努力通關的。

    可惜,人類都是自私的啊。

    所有人自私的行為,讓他明白了這樣是根本無法通關的。

    但他也敏銳的發現了一點。

    那就是得到鑰匙的肯定不止他一人!

    因為在最開始詢問主辦方的時候,他問的是“鑰匙是否只能讓一個人越獄”。

    而主辦方的回答是,“一把鑰匙只能讓一個人越獄”!

    這是什么意思?

    其實暗示的很明白了。

    “一把”鑰匙,只能讓“一個”人越獄!

    也就是說,這里根本不止一把鑰匙!

    也就是說,從這一刻開始,這個囚徒困境的游戲就變成了“狼人殺”!

    但與狼人殺不同的是,這個游戲中的“狼”,也就是得到鑰匙的人,并不知道自己的“狼同伴”是誰。

    所以在淘汰掉三號綁匪羅維的時候,方別才一反常態高調挑釁劉芒。

    他的目的就是找出那個“狼”同伴!

    而蘇沐凜同樣一反沉默的行為站出來打圓場。

    在那短短的對視的幾秒內,兩個人就已經確認了。

    對方就是那個同樣得到鑰匙的“狼”同伴!

    從那一刻起,這個游戲就已經在兩人的掌控之中了。

    其實馬后炮一下就會發現了,這兩個人雖然一直保持著劫匪和見義勇為被捅死者的敵對關系,但在可能被淘汰的時候,兩個人一直是互相幫助的啊。

    所以其實一開始,兩個人就是真正的同伴。

    之后,兩人就一直在物色同伴。

    最終,他們定下了人畜無害且沒什么存在感的張曦兮做為同伴,這樣只要人數保持在六個人以內,他們就立于不敗之地了。

    最后,他們找到了第三把鑰匙,然后三個人一起越獄,淘汰掉了此刻監獄內唯一的玩家,劉芒。

    在張曦兮通關離開之后,蘇沐凜卻沒有走。

    “其實,一開始你就沒打算跟大家一起攜手通關的吧。我有注意到,你曾經找來了鐵片說是做格擋骨牌用的東西。但實際上......趙秋梅以及劉芒得到的鑰匙,就是你用那鐵片做出來的吧。你利用散步假鑰匙的方式,把他們的關系破壞殆盡,讓他們互相之間勾心斗角沒法聯合起來。”

    方別聳聳肩:“這只能怪他們太貪心,這只是個考驗,如果他們能抵擋住獨自越獄的誘惑,那么大家自然能攜手一起安全的通關游戲。

    可惜,從多米諾骨牌第一次倒塌開始,我就知道,這里的人是不可能聯手一起通關游戲的。

    那么多箱多米諾骨牌,我當時就在想,以主辦方的惡趣味,他們不可能希望我們和平共處的,所以鑰匙會不會就在最后一箱骨牌里面。

    果然,鑰匙就在那里。

    但一開始我是打算大家一起努力通關的。不過在潘曉打算淘汰李博,而后李博背叛反殺的時候,我就已經放棄了。

    人類果然就是這種生物啊,讓這群人渣活下去,實在沒有任何意義。

    如果一開始我就說出自己有鑰匙且不打算使用,那也不可能和平過關的,他們只會多派幾個人在晚上看守住出口。然后在晚上的投票中直接把我淘汰出局罷了。”

    “不......其實最卑鄙的人就是你吧。”蘇沐凜笑了,這次是溫柔的微笑。

    “你說從一開始就有人背叛所以你才放棄了一起攜手通關的想法......可是那個時候你還沒做出假鑰匙,拿到真鑰匙的人就你我兩人。按理說其他人根本沒理由去推倒骨牌的呀~

    一開始推倒多米諾骨牌的人,就是你吧......卑鄙的方別先生?”

    也就是說,從一開始,方別根本不是因為其他人的自私才放棄希望,而是從一開始就沒打算跟大家一起通關。

    他之所以不悄悄通關,只是這個人從骨子里就是那種喜歡玩弄別人心靈的惡心家伙罷了。

    “怎么可能,我像是那么惡劣的人渣嗎?”方別哈哈大笑,“如果推倒骨牌的人真是我,為什么我還要和你一起通關?我自己就直接越獄了吧。”

    蘇沐凜:“......”

    這家伙真是個卑鄙的人渣啊。

    從一開始,他就把這一切當作是場游戲。

    他只是在享受這種玩弄他人的快感罷了。

    還有那個答應三人替換復活以及還錢的協議。

    要知道主辦方的意思,是當著主辦方的面,“親口”立下的誓約才能作數。

    寫到紙上的契約,可是完全無效的啊。

    那三個家伙,直到死都還被蒙在鼓里......

    方別笑了:“事到如今都無所謂了吧,你就去享受新的人生好了。”

    而他自己,則要在這個游戲中繼續玩兒下去。

    與現實世界那個無聊的世界相比,這里.....可要有趣的多了。

    “不,恐怕以后,還要多多指教了。卑鄙的方別先生~~~”

    孰料蘇沐凜也并未消失通關。

    她抬手攏了攏被風吹散的長發,笑魘如花:“未來的游戲中,還請多多指教喲~~”

    是啊,比起現實那個無聊的世界,還是游戲中更有意思。

    所以她也放棄了回到現實的機會。

    畢竟那個世界,可沒有方別這么有趣的男人了。

    方別愣了一下,微微一笑:“那就.....多多指教了,壞心眼的黑長直姑娘。”

    結束。

    放下手中的鍵盤,方別長出一口氣。

    這沙雕劇本,終于特么改完辣!

    洋洋灑灑好幾萬字,但實際上光看劇本著實有些枯燥乏味。

    畢竟從一開始就站在上帝視角知道結果,遠不如未知來的有趣。

    不過這劇本看似很長,但實際上節奏飛快一波接著一波,拍成電影的話,頂多兩個多小時就結束了。

    喊來劉芒,方別隨意把劇本丟給他,然后點上今天第一支也可能是唯一一支煙:“改完了,里面的角色名字你看著改吧,記得拿去送審。我要去好萊塢拍《小丑》去了。”

    劉芒就這么一臉懵逼地看著方別瀟灑離去。

    然后他翻了翻劇本,撓了撓頭:“確實很出色,不過這個劇本......主角是個大惡人,這種東西,真的能過審嗎?”

    ............

    “亞瑟·弗萊克先生,有人找。”

    芝加哥的阿卡姆瘋人院308號房外,獄警敲了敲鐵門上的小窗戶。

    這里面是個演員。

    據說是為了演一個瘋子,所以就來這里體驗生活。

    獄警有時候也感嘆不已,這些演員能賺錢也是應該的,為了演瘋子就來瘋人院。

    那為了演雞,是不是還要去雞窩客串一下?

    不過這只是他心中的惡意調侃罷了。

    對這個亞瑟先生他還是挺佩服的。

    而且......還有點兒害怕。

    下一刻,鐵門打開,從里面走出來一個人。

    這人并沒有穿橘紅色的囚服,而是身穿一套紫色西裝。

    綠色的領帶,綠色的頭發,還有臉上那慘白的小丑妝容......

    亞瑟·弗萊克踩著不知名的舞步,搖搖晃晃走了出來。

    他已經準備好了,就等方別來就可以正式開始拍戲。

    在殺青之前,他就打算一直用這一套裝扮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kxs6.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來自愛看小說網。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电玩捕鱼破解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