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586章 墨池太子耳朵當然硬

作者:封侯拜飯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一秒記住【愛看小說網www.mrmkyn.icu】,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人間,南越成王府。

    時間會催人老,但不一定會令人變得成熟。

    司臣的時間在巫族覆滅的那一刻時停止了,但卻在成為陰司判官后,重新有了鮮活的跡象。

    越是急于去毀滅的,或許不止是仇恨,也可能是內心畏懼之物。

    司臣對巫族,有恨,但亦有畏懼。

    過去他的復仇,總帶著色厲內荏的成分。

    而今,卻是讓人感覺到他真的長大了。

    不再是那個死時只有十八的少年郎。

    直面內心的恐懼,而不再是躲避。

    那日與青衣長談過后,他并沒有選擇去殺了蒼術。

    他要弄明白,蒼術口口聲聲說的那些使命,究竟是什么鬼玩意!

    那小半妖的妖魂也被帶了回來,不過青衣并未急著將其放回云奕歡的體內。

    “我還以為黃泉會殺了云中月呢,結果居然沒動手。”桃香有些納悶的嘀咕道:

    “不過他還真是搞笑,以前對周薔影不屑一顧,現在又不肯放手讓她離開!”

    淡雪哼了一聲:“男人不都是這樣嘛,賤皮子一個。”

    云州等老爺們躺槍,感到很無辜。

    青衣現在懷了身孕,胃口時好時不好的,便是王不行,這些天都被折磨的夠嗆。

    尤其是青衣這孕吐一起來。

    大帝爺和剝皮太子爺就仿佛要殺人一般。

    身子疲乏,青衣睡到日上三竿才起來,沒什么吃飯的胃口,就著王不行的糕餅稍微填了下肚子,便出去。

    蕭絕知她心里掛著事兒,但還是不免擔心她的身子。

    “還是讓王不行把肘子燉上?你這不吃可不行。”

    墨池在旁邊撇了撇嘴,“你耳背嗎?昨兒晚膳她才說了肘子吃膩味了。”

    蕭絕冷冷瞥了他一眼,要你多嘴?

    “你倆安靜會兒行不行?煩的要死。”青衣甩給了他們兩眼刀子,勾著手指頭把桃香和淡雪給叫了過來。

    “攙著本座,讓這兩臭男人滾遠點,煩都煩死了。”

    一醒來這兩男人就在耳邊叭叭叭,不曉得哪來這么多廢話的。

    這要當爹的男人,都這么老太婆的嗎?

    桃香和淡雪不留情面的把兩位大爺給擠開,還忍不住扎了一刀:

    “王爺你且少說點吧,不然今夜又只能在地上打鋪蓋卷了。”

    “墨池太子,你也別笑,昨天你被公主敲掉的門牙還沒長完整呢。”

    蕭絕、墨池:“……”

    目視著兩丫頭攙著老佛爺般的青衣走遠,兩男人才敢吭聲。

    “聽說這兩丫頭是從你人間王府出去的?”墨池黑著臉問道。

    蕭絕悶悶的哼了一聲。

    “真是欠收拾。”

    蕭絕眼神嘲諷:“你敢收拾?”

    墨池扯了扯嘴角。

    收拾?

    他收拾那肥貓都不敢收拾這兩丫頭。

    腹黑陰險囂張完全得渣女真傳,瞪她們兩眼都要去渣女跟前告小狀。

    昨兒他之所以被敲掉那顆牙,不就是因為這茬嗎?

    “搬起石頭打自己的腳,早點把她倆嫁了吧!”

    蕭絕偏頭看向云州,“聽到沒有?!”

    云州“啊?”了一聲,表情無奈又委屈,“卑、卑職盡力而為……”

    墨池見狀又嘲笑了起來,“什么樣的主子養什么樣的奴才,都是耙耳朵!”

    大帝爺幾分輕傲的睨向他,語氣從容,直擊要害。

    “墨池太子耳朵當然硬,畢竟沒資格。”

    墨池:“……”

    ……

    云奕歡現在被安置在云中月的院子里,青衣沒急著將妖魂放回她體內,倒不是刻意折磨云中月,而是在等兩人。

    算算日子,應該也快到了才是。

    青衣在王府花園里轉悠了幾圈,最后停在池塘邊上,打起哈欠。

    惡婆娘之美,盡態極妍,風情萬種不足道。

    便是她跋扈囂張寫于臉,都讓人覺得合情合理……

    長得美,真的可以肆無忌憚啊。

    前提是美成惡婆娘這樣。

    成王府的下人們躲在遠處偷看著,這位炎朝公主真真是個妖精,難怪能把那位攝政王迷的五迷三道的。

    要知道,在蕭絕沒來南越之前。

    他在南越人心目中的形象,那活脫脫就是個煞神。

    結果見著真人,那陽春白雪,俊美如畫的樣貌已叫這些人驚掉了下巴。

    再然后……

    戰場上殺人不眨眼的冷面煞神,私下居然是個寵妻如命的耙耳朵?

    寵到縱容媳婦兒包小三!

    那腦袋上閃爍的綠光,南越人都要不能忍了!

    青衣可沒工夫搭理那些閑人,她打著哈欠,看著水池:“你們說,這池塘里有王八嗎?”

    兩丫頭被她這話逗笑了:“公主是又想下廚燉王八湯了嗎?”

    青衣笑瞇了眼:“王八湯就算了,鯉魚湯還是不錯。”

    她話音剛落,池水里就出了兩道旋兒,像是有魚尾擺過。

    淡雪見狀忍不住道:“還真是不識趣呢。”

    桃香跟著點頭:“躲在水底難道咱們就發現不了嗎?非要給抓了下鍋才肯露面?”

    話音剛剛落下,兩條魚就蹦了上來,變化出了人形。

    “鬼啊!不是!妖啊!!”

    “鯉魚成妖了!!”

    一個個成王府的下人被這一幕嚇得屁滾尿流。

    亦雙銀華姐弟兩悻悻的站在青衣跟前,畏葸的連腦袋都不敢抬。

    “陛、陛下……”

    青衣嫌棄的看著他倆,這姐弟倆應該到王府也有些天了,瞧瞧這身魚皮,干的都打皺了,簡直比鬼還嚇人。

    “怎么著,準備把自個兒風干了做成魚干兒,給老娘下酒?”

    姐弟倆悻悻,他們可沒那個覺悟。

    來王府是有兩天了,本是想露面的,可是卻得知了云奕歡的事情。

    雖不敢相信自己的侄女,小小年紀會如此惡毒。

    但以青衣的地位,完全沒必要去污蔑一個小孩子。

    尤其……

    知道周薔影的遭遇后,兩魚都有點抬不起頭。

    雖說他們二妹的死與周薔影并沒什么關系,但這些年他們偷偷過來看云奕歡的時候,都會從其嘴里聽到那么一兩句哭訴。

    亦雙和銀華一直以為是這個后母虧待他們侄女。

    心里自然是懷著不滿。

    中間也沒少動用法術給周薔影一點小苦頭吃,不過兩魚做事還是有些分寸,未曾動過害其性命的念頭。

    現在驟然得知真相,竟是他們那小侄女在顛倒黑白。

    這么多年一直兩幅面孔抹黑周薔影不說,還想害對方性命,更是連人家腹中的孩兒都給……

    何止是打臉……

    簡直就是羞愧!

    手機用戶請瀏覽m.akxs6.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來自愛看小說網。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电玩捕鱼破解版下载